中国政府网 | 中国水利部网 | 湖南省政府门户网站

澧县:宋鲁湖上碧波生

湖南省水利厅  时间:2019-10-12

突然出现这么一片大湖,内心的情感是无以描述的。


我这样说是因为我从未见过它。虽然它离我的村庄并不远,村庄的树上或许还盘桓着它的气息,村庄的沟渠、堰塘、河流或许就是它延伸的根脉,小时候,每天清晨将我叫醒的鸟儿,此刻或许就在它的周边翱翔。许多时候,我以为湖泊应该在深山之处、或富贵之地,而这片湖泊——宋鲁湖——却在生我养我的这片贫瘠土地上,像任何花草树木、任何有灵之物一样安静,从容而坦然地长着。


它最初的样子我是没法想象的,就像我不能想象一座山的最初样子一样。但它们本质上应该是相同的,从最初的偶然形成到现在的大气磅礴,这千万年之间肯定经历过生也经历过死。气候变化、水质污染、土地流逝,任何一项都足以让它涉艰历险,险中求生。站在宋鲁湖边,除了看到浩渺的绿波,我还看到它内核散发出的一股力量,那是生发的力量,也是回归的力量。这力量来自远古,来自民生,更来自它庞大的生命体系。我的身后,有大大小小水塘数个,它们像是从宋鲁湖根部冒出的一串水泡,或者,它们即是宋鲁湖最初的样子。生命体系原本就是庞大驳杂的,谁也没法厘清它们到底谁是祖先,谁是子民。


尽管我没法看清湖的全貌,但从远处的烟堤、罗列的湖岛来看,它似乎正处于生命的旺盛期,就连周边的一草一木都苍劲勃发,不显露一丝丝秋的倦意。这应归功于湖的特质罢。宋鲁湖湖中有岛,岛上有树,树中有“仙”——白琵鹭。——白琵鹭为珍稀鸟类,常聚成大群繁殖,筑巢于近水高树上或芦苇丛中(百度)——想必,那树林高处,它们此刻正在翩翩起舞,为这静谧的湖光水色,为这辽阔的精神家园。我看不见它们,但我的心也在舞动,跟着这满湖绿波。绿波这个词用于这片湖水再贴切不过了。之前,我想过深蓝、浅蓝,或者靛蓝……待看见它之后,绿波二字便脱颖而出了。这是一种暖绿,浓稠、纯净,看久了,它就是一块明丽的水晶。


这一湖绿波应该不是天生的。我见过其他的湖水,它们的颜色总是过于沉郁,或者过于暗淡冷清,远不及这一汪青春的绿让人心生暖意。站在它身边,除了感觉负氧离子唰唰漫过全身,还能感觉到某种内在的力量,让你感到回归的脆弱。一片湖,具备这样的条件,一定与当地的管理者密不可分。第一次听到湖长制这个名称时,正好有只鸟从湖面上飞过。它的翅翼像两片薄薄的船桨,轻轻滑过湖面,噗噗溅起几粒晶莹的水花。它最终飞向哪里我没看清。许多时候,我总是不小心忽略掉事情的关键部分。其实,鸟最终飞向哪里我并不在意。我在意的是,湖长制是什么意思。意思可大着呢。同行者说。湖长由湖泊最高层级的湖长担任第一责任人,对湖泊的管理保护负总责,其他各级湖长对本辖区内湖泊管理保护负直接责任,按职责分工对湖泊进行管理保护。也就是说,没有湖长制,这片湖泊就是个“没家的孩子”。没家的孩子会野、会脏、会成为杂草、垃圾侵蚀的对象。显然,这一湖绿波是经过长期治理、长期保护的结果。


地球上百分之七十都是水。它们以各种样子分布在世界各地,大到江河湖海,小到水塘沟渠。它们看似互不相干,实则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小时候经历过几次水灾。水从大河灌到小河,又从小河灌到堰塘、田间......每到一处,总会有一部分东西死去。如果水上有漂流物,还会招来鹰、乌鸦一些不吉祥的鸟类。所以,一湖好水,它带给人类的不仅是健康的保障,更是取之不尽的生活财富。宋鲁湖周边物产丰富,不仅盛产水稻、棉花、高粱、瓜果等农作物,还盛产菱角、鸡头米等水生植物。当年齐白石游历湖南时途径宋鲁湖,看见“十里荷香,千里游鱼,瓜果充盈,万顷稻浪”,不禁大呼一声:真是天下第一湖!


当年的齐白石应该是去过湖心的,或者,他感受到了某种昂神秘的力量,这力量将他和这片湖水连接到了一起。据悉,齐白石半生都在外游历,而游历之地大部分都在湖南。那么,他这半生都在寻找什么呢?是艺术的灵感,还是心灵的栖息地?我无从感知大师当时的震撼。但我想,当他见到宋鲁湖,发出“天下第一湖”的惊叹时,他的心灵应该是得到了短暂的安宁的。就像一只倦鸟,终于寻到了一根可供休憩的树杈。大师当年在宋鲁湖是稍作停留还是流连忘返?我亦无从得知。但就只这泛泛一观,已足以让我心生敬畏。对湖水的敬畏,对生命的敬畏,对大自然的敬畏。


“初谓鹊山近,宁知湖水遥”(唐•李白)。离开宋鲁湖时,我似乎听到一种声音,浑厚、苍郁,像是来自湖底,又像是来自湖心。仔细听又没有了。那是什么声音呢?是生命拔节的声音?还是风推着湖浪的声音?其实,湖水一直都在翻着波浪,咋一看,像是一匹浅绿色的布在随风摆动。随着波浪翻滚,对面的湖堤似乎越来越矮小了,湖岛上的树又似乎更加葱茏繁密起来,繁密得像一块神秘的结晶。忽然意识到,我只看到了宋鲁湖很小的一部分,它的气韵、它的核质还在我目光无法抵达的地方。但我相信我曾经邂逅过它,在我的村庄里,在树枝上,在河水里,在土地上......






湖南水利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