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府网 | 中国水利部网 | 湖南省人民政府网

澧县:牛奶湖,家乡的湖

湖南省水利厅  时间:2019-10-09

我的家乡位于湘北丘陵山区,与湖北的公安县章庄铺镇接壤,牛奶湖就在这两省交界之处,自然成为一个“界湖”,当地有一个村也以“界湖”命名。


这个湖很早以前就形成了,面积不大,到今天这样子,应当追溯到清朝的咸丰年间,长江在松滋决口,洪水从现在的新江口南下,分三路涌入西洞庭,形成了东支、中支、西支三条河流,由于松滋河西堤相阻,使湖水抬高,湖面扩大,形成了现在的牛奶湖,湖北叫牛浪湖。以前,牛奶湖可以通航,六十年代,货物可直接在顺林桥码头上船,直达津市,因此,湖面上就有了点点白帆,顺林桥就有了挑夫,在当时,是一个既辛苦又令人羡慕的职业。


牛奶湖面积不大,因傍山成湖,故湖岔很多,涨水时可达三万多亩,水也不是太深,但水很清,我们当地有一句话,叫牛奶湖九十九个岔,抵不上洞庭湖一个坝,因此,她的名气也不大,七十年代初期,湖北郑公渡建了蓄洪闸,松滋河涨水,闸就关了,牛奶湖的水就出不去,通航也就断了。


很早以前,牛奶湖沿岸的人以打鱼为生,天没亮,打鱼的人就下湖了,湖面上不时伟来“梆、梆、梆……”的赶鱼声,给沉寂的黑夜增添了单调而又美妙的声音,当太阳从湖面露边时,金色的湖面上已经是满载喜悦匆匆归来的渔船。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澧县与公安县联手成立了湖管会,共同管理牛奶湖,不准随意捕捞,我记得是七六年开湖,由湖管会组织捕捞,从下网、赶鱼、起鱼,共花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当围网在曾家嘴合拢时,那种水欢鱼跃的场景,至今历历在目,那一网,捕鱼四十多万斤,全是肥美的野生鱼。


在连绵起伏的丘陵山区中有一片美丽的水域,却是十分难得,平添了几分钟灵毓秀,她北连广阔富饶的江汉平原,南接物产丰富的澧阳平原,她就象一块碧绿的宝石,既标示着湘鄂两省的界线,又连接着美丽富饶的平原。


她的最大特点是藏秀于中。七十年代,我有幸在公社工作,有机会经常舟行湖中:她没有十分广阔的水域,自然就没了烟波浩渺的壮阔,没有洪波涌起的惊险,她那九十九个岔,千姿百态,美不胜收,坐船在岔中穿行,绿波荡漾,湖光山色,尽收眼底,那碧玉般的湖面,会让你不忍用桨划破。由于湖岔众多,不熟悉的人,会在岔中迷失方向,茫然不知归路,正象李清照所写: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深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我想,李清照可能到过牛奶湖,只是无从考证罢了,不然,诗与景怎会那么相似呢?有一次,我在一个月夜坐船送化肥到村里去,在湖中行走,明月映照湖面,水天一色,一时兴起,曾写下一首诗,发表在当时的《桃花源》上:春夜湖静,船游水中天。弯月如舟,伴我运肥到村南。姑娘含情荡双桨,戏得月舟颠。吴刚忙扶桂花树,嫦娥笑扶船舷边:姑娘莫嬉闹,小心船儿翻。姑娘浆更急,笑语飞湖面:行舟荡桨寻常事,常开公社运肥船,今夜载着春光去,明日载着金秋还。


七十年代初期,牛奶湖这块璞玉开始有人“雕琢”了,先是围湖造田,后来又建公社渔场,硬是把最大的一个岔拦腰筑坝,建成了徐家湖渔场,它的作用是公社有了自己的企业,有了可观的收入,用现在的话说,是GDP上去了,而牛奶湖呢,由一个美丽的少女,变成了两眼浑浊的妇人。九十年代,牛奶湖的螃蟹闻名全省,至今还让人口留余香,垂涎不已,当时的价格卖到二百多元一斤,曾家嘴的人一篓螃蟹出去,就可以骑一辆价值五千多元的摩托车回来。牛奶湖的毁容给老百姓带来了源源不断的财富。


最近,我回了一趟牛奶湖,在一个朋友家里,我看他孙女手里拿着一个篏子,提着一个塑料袋,我问她这是干什么,她冲我一笑:“捡垃圾!”


朋友告诉我,这些年,村里变化很大,为了减少对湖水的污染,水稻很少种了,改种柑桔、西瓜等经济作物,路旁也象城里一样设有垃圾桶,包保到户,不让垃圾流到湖里。我问他:“有报酬吗?”他说:“没有,村里开了会,是任务。”我问他:“愿意吗?”他说:“愿意。”


当年的徐家湖渔场,已经不复存在了,水面承包给了一个养殖大户,承包期是三十年,最近听说政府“悔约”了,收回了承包权,政府为此还要出不少钱。我觉得,这钱出得值。江河湖泊好比是大地的动脉,水好比是血,血清洁了,就不会有动脉粥样硬化,就不会有血栓,就不会心脏搭桥……山河与人同理,愿牛奶湖年轻。







湖南水利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