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山水千千结

湖南水文 发布时间:2019-05-22 15:14 【字体:

  岳阳水文局刘美玉同志退休多年,仍一副老当益壮模样,一张四方国字面上,浓眉怒张。 

  这位从临湘桃林水文站站长岗位上退下的老水文,是当地水文变迁的一本“活字典”,他将故乡的山山水水蕴藏在胸,将人生的青春年华扎根沃土。 

  一名老水文,一曲豪迈歌。 

  岁月既是弹指一挥,也是漫长一瞬!从刘美玉的身上,能深切感受湖南水文事业从一路艰辛,走向今天的辉煌,展现出湖南水文新形象。 

  人生的第一次惊险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 

  1958年,朝气蓬勃的刘美玉从临湘一中考入湖南水利学校,学了三年水文专业,毕业后被分配到郴州东江水文站,为修东江水库收集水文资料。尔后,刘美玉又辗转调至衡阳、永州零陵等地。 

  初出茅庐的他,志存高远,拼命将所学知识与实践进行印证,像一块吸水的海绵。 

  千姿百态的水,既是万物生长的源泉,亦可毁万物于一旦。 

  在零陵,年轻的刘美玉经历了他水文生涯中第一件惊心动魄的事。 

  有一年,马仔渡遇上了一次洪峰,河水暴涨漫滩,水文站原在河岸的测船成了河中央的孤舟。洪峰过境,测船作用重大,一定要拖上岸!当时的领导作出了一个决定,选取刘美玉等水性较好的五人,由刘美玉掌舵驾驶一条船,去河中将测船拖上岸。 

  在洪水的推动下,当时的测量船已移到了滚水坝的下游,救援的船只从上游下水,两者间的落差很大。水大浪急,刘美玉掌舵的船只像汪洋中的一片树叶,根本没法控制方向,折腾了好一会儿,便一头扎进了水中的一片防洪林中,被死死卡住。此时,救援船已离河岸已有100多米,大浪持续冲来,船只剧烈摇晃,眼看将倾,刘美玉五人只好冒死舍船,跳入滚滚的洪水之中..... 

  救测量船不成,反意外使得刘美玉五人跳水逃生,站在岸上指挥救援的领导急得直跺脚。“万幸的是我们水性都比较好,最终大家还是游上了岸。”刘美玉回忆道,这件事发生后,其中一名同事觉得这样的工作太危险了,退出了水文系统,另谋生路去了。 

  有枯燥,有艰辛;有忙碌,有惊险。 

  年轻的刘美玉就在这种交织的感受中,毫无怨言,在外地打磨了很长一段时间,最后又留步湘潭地区,直至调回老家临湘。 

  肩挑手提修站房 

  七十年代的桃林站,还属于湘潭地区,刘美玉就是在那个时候回到自己家乡的。从学校毕业,他整整在外工作了10年。 

  一个刚从学校毕业就背井离乡的年轻人,若说不思念家乡那是不可能的,何况在那个相对封闭的年代,这种思乡之情尤显迫切。 

  桃林站1954年建站,彼时的桃林站与其说是水文站,倒不如说是一个临时搭起来的戏台子。  

  刘美玉回忆,那时桃林站没自己的站房,几名职工也居无住所,全搭靠在隔壁的畜牧站。“畜牧站的房子也是一家陶瓷厂工地上的土坯房,天天飞尘满天,实在不像一个单位。” 

  1970年,湘潭地区水文分站的领导也觉得这样下去不是个事,便抽调了当时还在外地工作的刘美玉等十来个年轻劳力,前来桃林建站房。 

  就这样,刘美玉十几个人从外地赶来桃林,甩开膀子,自己做工、自己动手烧砖……完全从一个水文工作者变成了建筑工地的工人。他们还通过省水文总站协调,从岳阳电厂调来煤,烧制了两窑砖,又请来了四个瓦匠师傅,一班人没日没夜地肩挑手提,在工地忙活。 

  1971年,桃林站的站房建起来了,刘美玉也通过申请正式调至桃林站工作。 

  新落成的站房成七字形结构,虽然只有一层,房间也不多,但终究是一个正儿八经的站房,一个办公场所,一个职工有归属感的落脚点。 

  站房青砖黛瓦,墙挺檐飞,至今仍静静屹立在桃林河边,见证了当地水涨水落、风吹雨打的艰苦岁月。 

  有了办公场所,桃林站的上下都拧成了一股绳,工作热情高涨。 

  彼时的单位对职工来说,意义重大,真正可以称得上把单位当成自己的家,人人为单位着想。 

  虽然办公条件艰苦,职工家属也只能挤在12平方的小房中,但刘美玉和同事们工作起来有了动力,测流靠过河索吊着测量船移动,定位靠岸上的标杆,计算靠双手来拔弄算盘。。。。老一辈水文人,都是在这种简陋的办公设备下,靠着自己的勤恳和聪明才智,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贫,发现掌握水的奥秘,为国家测出一份份至关重要的数据。 

  不落家的水文人 

      平时,刘美玉工作每天必须按时观测,天天和同事们在桃林河边奔走,碰上大雨将桃林河上唯一的矮桥淹没,水文站还得出动测量船充当临时渡船,将两岸的干部群众来回运送。 

  天要下雨,就紧张要作准备,一次洪水,几天几夜连轴转,有时候饭都来不及吃上一口。 

  这种工作的特殊性,注定刘美玉在工作和家庭之间不能兼顾。 

  “这是我的本职工作,大家都一样,我觉得很平常。”谈起工作的艰辛,刘美玉总是一句带过。 

  说起家中的事,刘美玉的老伴却忍不住眼泪汪汪。 

  刘美玉天天守在水文站搞工作,他老伴就在乡里照顾三个小孩和老母亲。有时候,刘美玉隔一到二个月回家一次,但要是碰上当天下大雨,他就得立马掉头赶回单位。  

  刘美玉的老伴在娘家从没干过活,嫁过来后,因为要赚工分补贴家用,她什么农活都学会了做,有时候白天做事只能丢下家中的幼子。 

  有一次,刘美玉五岁的二儿子脚痛走不了路,就爬到外面玩,下雨淋湿了一身,邻居看到忙将他抱进屋。闻讯赶来的老伴看到儿子一身泥水和肿得像萝卜的腿,心如刀刮。 

  当时家中又没有余钱剩米,她只好将老母鸡下的十几个鸡蛋卖了,背着儿子冒着大雨,深一脚浅一脚赶到十几里外的镇医院看病。一检查,儿子的脚得了严重的败血症,镇医院条件太简陋,要转去岳阳治病。 

  此时指望刘美玉不现实,他老伴只好托镇上邮政局的人去队上请假,然后连夜坐火车去岳阳,动手术住院。 

  “我当时都不知道,又下大雨,站里正是忙的时候,哪能顾得上家里的事。”刘美玉转头对老伴说。 

  水文人总是把风平浪静看得真真切切,总是把惊涛拍岸记得明明白白。 

  1971年正式调入桃林水文站,到1996年退休,刘美玉整整在桃林河边奔走了25年,一路风雨,日夜兼程。 

  可以说,他将自己的大部分青春都交付给了家乡的山山水水,这就是一名老水文一生的工作轨迹。 

  平凡,却又不凡;有爱,也是大爱! 


信息来源: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