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青春与水文同行

湖南水文 发布时间:2019-05-22 15:13 【字体:

  当你披着一抹余辉,徜徉在湘江河畔时;当你怀着愉悦的心情俯瞰蜿蜒的河流美景时;当你怀着畏惧的心情看着湘江滔滔洪水时;你可曾想过,有这样一群人,他们默默的守候在湘水两岸,他们默默的扎根在崇山峻岭之间,他们默默的挥洒着青春和汗水,与水为伴,与山为邻,不分昼夜,在清贫中守护河流的安澜,与洪魔拼搏,收集着基础水文资料,为防汛抗旱提供着准确及时的水文数据。也正是这样的一群人,成了我们防汛抗旱的耳目和尖兵——水文人。 

  作为一个从小在河边长大的农村娃,刚刚跨出大学象牙塔就踏入了水文行业,既陌生又雀跃。还记得刚刚进入水文上班的第一天,拖上被褥,踏上火车,来到了道县水文站,由此开始了我的水文生涯,与水文结下了不解之缘。报到的时候快要入冬,我最开始去的是道县水文站,那时候被安排的是观测水位跟雨量。清晨起床,穿过村庄,越过田野,走近40分钟的路才能到达河边的观测断面进行观测,每天发报还是通过座机。到涔天河测水准,我们一队人带上水准仪,镰刀跟锄头等工具,一路开山劈林才能完成一次完整的水准测验。半年后,我又去到了蓝山水文局工作,穿过县城,踩过泥巴路,终于在城郊到达了目的地,停电是这个地方的家常便饭。每到高洪的时候,跟着老同志在缆道房成夜守着测流,遇上停电必须用老式的手摇缆道测流,低枯水自己穿下水裤去河里测低枯水小浮标流量也不是一回两回。水文与地方单位打交道少,也鲜少有朋友知道水文局是什么单位,经常是好一番解释他们才似乎明白。进入水文的日子,经常听站里的老人说起水文的往事,以前工作地点在农村,工作环境很艰苦。80年代的水文流行着这样一句话:一条测船打天下,拨得一手好算盘,走遍天下都不怕。确实,那个时候水文所有水上测验项目都离不开测船,测流量、测含沙量这些都是水文测验中的项目,然而这些用测船测的流、取的沙,后面的计算又离不开算盘。 以前测流开着测船,一人开船,一人掌舵,一人抛锚,一人用悬杆涉水施测,一人记载。他们曾经是用取样器到河里提上来很重的水样,还要放在大沙桶里经过四五天的沉淀,再把清水抽出去,分成小杯放进烘箱烤干,然后用天平称得量杯和沙的重量,做好记录,最后再进行计算得到含沙量。分析完成后,还要清洗所有的量杯,并为这些干净的量杯再进行称重,做好记录,以备下次取沙分析使用,不仅工程量巨大,还需要很好的配合。我自己也去过毛俊、永江、豪富等更偏远的站点交流学习,柜子里存放的原始手写资料也是一摞一摞的。感慨水文的清贫,也看到了水文一代又一代人的守望与心血。虽然内心依然坚韧,但那时候水文在我的心里依然是艰苦的、落后的、封闭的! 

   2013年蓝山县8.16超历史洪水的洗礼,让我更加深刻认识了水文。蓝山站是山溪性河流,陡涨陡落,又遇上暴雨,上午还在抗旱,下午因暴雨水位就飞速上涨。电闪雷鸣,站里只有4个人,两个男同胞,两个女同胞,局长到县里会商调度去了,剩下的我们三个又是测流,又是报讯,又是回复百姓电话。没多久,水漫堤了,水尺冲掉了,办公楼进不去了,缆道电箱被雷打坏了,接着干脆停电了,从此“柔妹子”三字就与我绝缘了,打着强光电筒,撸起袖子手摇缆道测流、出数据报讯,只为测得一份份准确及时的数据,汗水湿透了衣服,也全然忘记了疲惫。备用流速仪都被打坏了,就改用中泓浮标,记得何师傅在雨中测浮标用的还是平板仪,湿透的衣服不知道是雨水还是他的汗水。前来支援的市局领导跟兄弟局同事更是被堵在了洪魔爪牙之外,最后缆道房就变成了一座孤岛,趟过齐腰的洪水,我们依然坚守在那里,按照应急预案分工合作,勠力同心,我们测到了洪峰水位与流量,测好了洪水过程,测报了及时的水情数据。测验方式依然守旧,疲惫不堪,但那时候水文人在我心里是扛得住、干得好、霸得蛮的,也是相对进步的! 

  随着测验方式改革的逐渐推进,全站仪、经纬仪、电波流速仪、GPS的培训相继而来,资料整编系统也不断完善,在线测流也在投入使用,湘讯通等软件也成了我们的常用查询工具。平板仪淘汰了,测流方式改进了,手工绘图逐渐被代替了,河边的显示屏可以随时向百姓展示雨水情信息,洪水预报软件也逐步完善,雨水情信息只需要一部移动电话就可以随时查询了,百姓可以进入水文公众号随时了解水文信息,管理日渐规范,地方知名度也逐渐提高,我再也不用一一去跟所有亲朋好友解释水文局是干嘛的了。2016年我调去到了冷水滩站工作,2017年又遇上了7.02超历史大洪水,冷水滩站是一类精度站,地处湘江干流,项目齐全,任务繁重。这次洪魔浩浩汤汤而来,在这场洪水中我们虽然奋战了66夜,但明显轻松很多。起初用的是ADCP走航式测流,不到半个小时就一个测回,测回来的数据导入软件就可以实时计算出来,泥沙含量高ADCP失灵的时候,就改用流速仪测流,测验的数据通过电话一条一条报过来,完全做到了流速仪流量测验与出结果同步,及时上报上级部门。我们测到了洪峰流量,测好了洪水过程,测报了实时水情。测沙现在用的是激光粒度仪,取沙回来当场可以进行分析,不用再沉淀和烘烤称重以及计算,含沙量可以直接分析出来。水位过程线、上游来水量、降雨量也可以通过湘讯通实时查看,最坏的情况还能通过站在桥上用电波流速仪扫射水面把流量测出来。从此告别了手摇缆道,告别了人工守在河边查看洪水情况,告别了手算流量,大断面岸上部分测量及浮标测验也可以通过全站仪测量,洪水痕迹等测验通过GPS就可以快速测出来。曾经工作过的道县站迁到既不影响测验,又能方便工作的地段了,蓝山站在线测流也投入比测了。水文不仅进城了,工作量很大程度减轻,信息传送渠道更加畅通,改进了工作方式,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推进了水文现代化。这时候的水文在我心里,是飞速进步的,是逐渐把水文服务向信息化、智能化、产品化转变的。 

   因为与水文共舞,于是我成为了把脉江河的一份子;因为与水文共生,于是我把水文工作揉入了骨子里;因为与水文结缘,于是我有了生机盎然的青春。耐得住寂寞,方能守得住繁华。青春里的我们虽没有指点江山的豪迈壮举,但也不乏为了厚积薄发的沉淀。感恩水文给我的一切,惟愿能通过贡献自己的力量,看到你变得越来越好。未来的路还很悠长,只有勠力同心,才能让水文在明天驰骋风云;只有不断创新,才能使水文实现现代化;只有把握现在,才能造就水文明天的辉煌。 


信息来源: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