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三代水文情 共谱涟水交响曲

湖南水文 发布时间:2019-05-22 15:12 【字体:

  美丽的湘江有一条支流叫涟水河,她全长232公里,流域面积7150平方公里,虽地处偏僻,却不失滚滚长江和黄河的那股纵横天地的英雄气。这条充满着灵气的河流孕育了两岸近两百万人口,也养育了我家三代人——一个守护着她的水文战士家族。他们常年生活在涟水河畔,为摸清她的脾性,掌握她的规律,默默无闻的收集着重要的水文数据,为保持水文数据的完整性甚至不惜牺牲生命。 

  传统水文的拓荒人 

  在湖南省涟源市三甲村古老的四合院内保留着一件陈旧的蓑衣,和一套连体下水裤,这是涟源水文站第一任站长罗玉轩同志生前最后一次抢测洪峰时穿着的衣物。罗玉轩同志是我的外公,28岁时为抢测宝贵的洪峰资料不幸被滚滚浪涛吞噬。他年轻的生命献给了挚爱的水文事业,纵使已远在天堂,但每一条江、每一条河、每一滴水都是他生命的延续,是我们家族倾尽全力守护的一份承诺。 

  外公牺牲时母亲还只有一岁,外公的事迹都是听他的同事说的。上世纪60-70年代时期的水文工作数据采集全靠人工,遇到下雨山洪时,他们就乘坐着铁篮子,上面靠同事拉着。观测条件有限,碰到深夜需要测流时,他们就将泡了油的棉花点燃放在河面上,作为参照物来计算流速。断面、水深、流量测验都是划着小船在河里来回穿梭。经常需要涉水测验,大冬天,穿条短裤就往河里跳,一待就是大半天。在野外作业时忍饥受冻,更是再普通不过了。从那个时代走过来的水文人,差不多都有“老寒腿”。但一想到事关祖国的水文事业,心里就充满着激情。 

  我的爷爷陈光辉生前也是湘潭的老水文人,解放前在省政府工作,解放后就一直在水文站,先后在衡山、宁乡、攸县、浏阳、醴陵等水文站工作。69年遭遇文化大革命后不得已离开工作岗位,72年落实政策仍然回到水文站,便一直在湘乡水文站工作直到退休,一生都在涟水河岸守护着这条母亲河。爷爷在世的时候经常跟我们说在水文站的工作和生活,过去的水文挺原生态,所有的工作都靠自己的双手,大家都勤劳肯干,没有房子自己担水泥、沙子自己建;少了水尺,自己砍树修整自己立。交通不发达,站与站之间完全靠走路联系,水文站一般都偏僻,有的站之间往来要走一天一夜。各种数据都要靠人工采集,爷爷说这些原始数据是最重要的,原始的东西是最珍贵的,不能人为改动,否则就是违背了职业道德,就必须受到惩罚。爷爷生前很喜欢进行水文数据研究,至今我还保存着爷爷曾经研究涟水河床糙率厚厚的一沓手工计算数据。 

  现代水文的见证人 

  我的母亲罗春昵17岁高中毕业,便继承了外公未完成的事业,进入了水文站。她从开始工作到退休都待在湘乡水文站,见证了涟水河畔水文站改革开放的成长历程。 

  母亲说一开始工作能被分配到湘乡水文站是幸运的,相对于其他偏僻的水文站点来说,地处涟水河畔的湘乡水文站在湘乡市城区,无论是在办公条件上还是在工作环境方面都相对比较优越。1983年,湘乡水文站建了一栋三层的红砖办公楼,之后又粉刷了白色水泥外墙,在当时到处都是土砖瓦房的年代,这算是城区较高的楼房之一了,远远地就能看到这栋小白楼,格外瞩目。在测验方式方面也有了很大的改革,湘乡站1978年便建成了简易的缆道,也建了缆道房,除了测断面还需上船涉水外,测流项目基本上可以依靠缆道测算,这在当时可以说是水文测验方式改革的第一站。母亲负责操作缆道和进行内业整理的工作,她回忆说测流记载测算可以从船上改为在岸上,不论是从安全性方面来说,还是从测验精度方面来看,都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记得我上小学的那年,站里突然来了几个黄头发白皮肤的法国人,80年代末,在小县城见到外国人的出现是一件很新鲜的事。母亲告诉我,那是法国驻中国的银行投资人,他们准备在我们湘乡水文站投资建设水位雨量固态存储设备,他们是来实地勘察的,最终他们投资的水位雨量固态存储设备湖南第一站就落在了这里。这套设备的引进又给站里的水位雨量观测人员解放了不少时间。过去的雨量观测设备是虹吸式雨量计,除了每天的固定时间需要观测外,遇上大雨、暴雨的情况便需要加倍关注雨水情,加密观测次数,在记载纸上做原始标记,所以负责雨量观测的人,都会有一个职业病,就是闻雨声而警觉。有时候不仅仅是自己会这样,连身边的亲人都会受影响。 

  记得小时候的一件事,半夜突然被母亲的喊叫声惊醒,父亲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势冲了出去。原来是母亲冒雨上楼顶观察雨量数据,刚好碰到躲在楼顶的小偷。父亲之所以能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就是多年来的习惯。只要是下雨的晚上大家都睡得特别浅,一是怕错过观测时间,再就是担心外出观察人的安危。 

  有了固态存储设备,意味着湘乡站开始进入了计算机时代,设备是连接电脑的,那个时候还没有网络,水位雨量数据通过设备存储在电脑上,然后备份下来,可以与人工观测的数据进行对比,在人工不方便观测的时间段,固态存储设备就发挥了他的作用——自动存储数据。 

  随着计算机网络在水文的广泛应用,出现了南方片、月报系统、公众信息平台等等一系列的业务管理软件,极大的解放了湘乡站人员的工作时间。 

  智慧水文的实践人 

  水文的发展是迅速的,由于从小耳濡目染,我被水文人默默无闻、甘于奉献的精神深深的感染着,能够进入水文是我也是我们家族的心愿。经过努力,201110月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岳阳水文局,2015年调回湘潭水文局,被分到了自己从小长大的地方——湘乡市水文局,又回到了这条时而温暖时而暴躁的母亲河边,这时候的水文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首先是水文人进城的美好愿望已经得以实现,作为在全省第一个成立县域水文局的湘乡市水文局院子长大的我来说,深刻地体会到了水文人进城的实现给大家的工作和生活带来了多大的影响。 

  湘乡站各测验业务工作已经实现了自动化,比如说流量测验引进了国外的先进设备ADCP,由原来的缆道流速仪测流转变为ADCP测流以后,大大地减少了大家的工作量,人工测算流量已成为了历史。水位雨量数据固态存储得到了普及,湘乡站管理了5个中小河流监测站、20个山洪灾害监测预警站、2个水位站、38个雨量站,收集了大量可靠的雨量数据,为做好地方服务提供了数据支持,也为今后湘乡站实现大数据水文、智慧水文奠定了基础。 

  手机上各种水文小程序在水情信息查询方面的应用,让我们服务社会的领域得到了很大的扩展,我们一个个已经不是独守在河边的水文小战士了,我们也活跃在了社会上的各个领域,各自传承并展现着水文人独有的风采。 

  未来的智慧水文还等待我们去进一步实践和开拓,我们将成为新时代大数据水文的实践人和开拓者。 

  一个家,三代人,涟水河畔不间断的水文情,未来的大数据水文之路还很漫长,这支涟水的交响曲,我将继续演奏,并谱出更美妙的乐章。我们还会有更多的人为之奋斗,还会有更多的下一代为之奉献! 


信息来源: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