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的 故 事

湖南水文 发布时间:2019-05-22 15:11 【字体:

  我出生于民国36年(1947年),从我出生的那一刻起,我就拥有了我的使命,我是一桩水尺,一桩立在美丽的澧水河畔的水尺。 

  我很高兴,因为不是只有我一个,我有好些个兄弟姐妹和我站成整齐的一列。但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我才发现还有更多和我一样的伙伴,我们同样都立在水边,履行着相同的使命,而河流就是我们沟通的渠道。 

  我也很困扰,当我知道可以通过河流和远在其它地方的同伴沟通时,发现我们好像有些意见不合,直到19596月,在经历了4年后的高程控制复测,湖南省境内终于实现了平差后吴淞高程与国家高程系统归算统一,让我和其它同伴才有了统一的意见。 

  我也难过,我曾经见证过那个每天会准时来看看我的那个助理工程师杨德贵,他在施测洪峰的时候,掉落到湍急的水流中,此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后来听其他来看我的人低低诉说,才知道他是新中国成立后湖南省水文系统因公殉职的第一位职工,68年过去了,他掉入水中的那一幕,仍然记忆犹新,那种想救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冲走的无力感,让我永远都无法忘怀。 

  我喜欢立在水中的感觉,流水围绕着我和我的兄弟姐妹,大家也在感受着它的变化。降水带来了水位的变化,观测人员从我们这里获取水位变化的数值,根据大量的数据做出水文情报预报,从而为防汛抗旱提供技术支撑,我还记得1991630日至79日,澧水流域连续发生暴雨,暴雨中心凉水口站最大24小时降水量289毫米,最大3天降水量423毫米,最大七天降水量647毫米,造成澧水干支流洪水陡涨,省防汛抗指挥部做出预报,采取了加强防守不分洪的方案,避免了破阳由蓄洪可能造成的6000万元损失。 

  除此之外,我们还感受着河流水质的变化。1972年,大庸站首次为澧水体检,开展了天然水体中有毒物质含量测定分析工作,测定铜、砷、铅、铬、氯化物、氟化物。为了更准确的摸清水质的变化以及满足人们的需求,澧水上设立的水质站点也越来越多,从最初使用比色法和容量法为主的分析对河流进行简单分析,到现在运用原子吸收光谱、等离子体质谱仪等先进的仪器设备进行全面的检测。 

  最深的感受就是随着改革开放以来,水文观测技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比如说水位观测技术,从最开始的采用人工观测,到短暂出现过的德制和瑞士制模拟式自记水位计过渡到国产的浮子式自记水位计,再到逐步推广的数字式自记水位仪器,水文观测的设施设备越来越先进,也见证了我国从依赖进口的设施设备到实现自主独立研发的变化过程。1979年,全省水文资料主要项目全部实现电算整编。1996年,实现水情信息远程联网。近年来,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目前湖南水文已建成集雨情、水情、旱情、工情、预报、预警和水资源管理、水文资料整编、站点与河道保洁、视频监控等于一体的水信息站网自动报汛体系,大幅度提升了自动化、现代化水平。 

  现在每年都有人为我穿上新的衣服,我也见证了一批批的水文人从懵懂无畏的少年开始,日复一日的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了水文事业。我还记得站房上那八个字,诚实、主动、准确、及时,从1987年以来,每一个水文人都在坚守着八个字,为此,他们不畏艰难险阻、不惧风吹雨打,只为确保一组组数据的准确及时,确保人民的生命财产的安全。我不知道我生命会在何时终止,但我愿意陪着这一代代水文人坚守这水文事业。 


信息来源: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