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两代三人,几十年守望一条河

湖南水文 发布时间:2019-05-22 15:11 【字体:

  20184月,在慈利县长潭河水文站干了37年的张华,就要退休了。他弟弟张云,还将接着干,今年是他守在这的第28年。在兄弟俩之前,这片水域的守护者是他们的老父亲,坚持了40年。这里究竟有什么?值得父子三人两代守候?我们的故事就从这哥哥张华小时候跟着父亲上观测船说起。 

  “好小的时候,父亲带着我一起搞监测,背工具看数据……”张华和弟弟张云对水文监测的启蒙,来源于从小跟着父亲张宗林奔波的日积月累。父亲去工作,他们背着工具跟在后面看,认刻度填数据,做着小助手的工作。“你可能想象不到,我还只有几岁的时候,跟着我父亲他们上监测船,人手不够了,父亲居然让我去掌舵”,这些从小的耳濡目染,或许是让兄弟俩认定水文工作一辈子的根源。 

  19814月,张华进入长潭河水文站,开始和父亲并肩奋斗。1952年建立的长潭河水文站,承担了水的水位、水温、流量、降水量、蒸发量和悬移质泥沙量监测,这些每日必不可少的常规项目既简单又不可或缺,同时监测员还要对水质进行分析,测算校一个步骤都不能省。工作不算太复杂,但要特别精准,站里的墙上,挂了8个大字:诚实主动,准确及时。张华说,从进行那天起,父亲就对兄弟俩嘱咐过,伪造资料就是犯法,对数据负责就是对人民的安全负责。 

  “是监测员,是维修工,是全能选手,但就是做不到顾家……”水文站的操控台靠着窗,窗沿刚好框出一幅风景画:远眺是碧波荡漾的河面,近看是绿荫重重,院里还有一小块开垦的菜园。1990年,张云跟随父亲和哥哥的步伐,加入了水文的大家庭,也成了以站为家的“不顾家”的水文人。接触过才知道,水文工作者虽不至明经擢秀那般文采飞扬,但起码也是独当一面的理工科之光,文能算得了数据绘得了图,武能翻山越岭修仪器,甚至还是合格的菜农,园子里的菜种的像模像样。张云说,这些技能,都是被工作“逼”出来的。 

  长潭河站是慈利县三个水文站中工作人员算多的,包括要即将退休的老站长张华,总共有4个人,而赵家岗双枫潭站和岩泊渡子头站只有12人,但全县分布着60个雨量站,每年汛期来前,张云他们需要对所有的雨量站进行一次大检查。每回巡站,都是一次漫长的过程。金岩土家族乡落凤村和三合镇望月坪村,是全县最偏远的两个站,站里的人在年复一年的巡站中练就了一身好车技,更有一身遇什么修什么的本事。“工作中需要我们变成什么,我们就必须会什么,水文站大多在偏远的地方,但数据和时间从来不等人,与其等人来修,不如自己多钻研。”张云说,工作让我们练就一身本领,唯有一点兼顾不到,那就是家人。 

  “父亲让我们理解,坚守让我们爱上,无愧于正在做的……”张华兄弟俩对父亲的记忆,大部分都来源于他工作时的场景。听父亲说起过他工作第一年的经历,一直影响着两兄弟。当年,张宗林成为水文人的第一年,上级要求他到石门建站,车开到石门县城,到达建站的维新村,剩下的路程只能靠走。前天中午12点吃过午饭开始走,直到第二天早上7点多抵达,这期间张宗林没敢耽误一点,老乡家买了一根树桩子,打了根水尺桩,他要赶在8点之前测好水位发报。张宗林在一个地方默默守候了40年,这是张家人的坚持,或许也是众多水文人的坚守。他们隐没在大山深处,每日和水打交道,日子过得枯燥重复。而在张华37年的职业生涯里,经历了自己动手拉电线,自己建缆道的漫长发展过程,也见证了从曾经人工监测电话发报到现在几乎全自动化的时代变迁。长潭河水文站里的年轻人,来了又走,而他和弟弟这两个 “老”人始终没离开过。 

  “我们的手机24小时不关机,不是为了等家人的电话,而是害怕错过雨水情,我们休假也不出远门,不光是想陪家人,而是因为对工作放心不下。”张华说,雨下的越大,误差就越大,更需要进行人工采集,每当这时候,24小时不合眼很正常,隔几个小时就要测一次。要退休的张华,把对工作的热爱寄托给了弟弟张云,而张云则希望能有更多年轻人投身到水文事业中来,他会愿知无不言地把这一身实操经验倾囊相授。工作和家庭,他们全家人都选择了奉献于前者。这里究竟有什么,值得两代人几十年坚守?这里有的就是一份责任和担当。 


信息来源: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