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兼程四十载 日新月异水文间——改革开放四十年邵阳水文发展之我见

湖南水文 发布时间:2019-05-22 15:10 【字体: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时代的记忆永难相忘。《那三届》一书,专写恢复高考后777879级三届考生,他们都为那三届老大哥、老大姐取得的成绩深感骄傲、自豪。“那三届”正是改革开放以来完整的见证者、亲历者、推动者和捍卫者,他们可称得上是“改革开放的一代人。我亦有幸成为这一代人中的一员,并由此与水文工作深深结缘。 

  恢复高考第一届 跳出农门进水文 

  我是“那三届”中的第一届,即77级考生。当年,我们是一九七七年十二月五、六日两天考试。一九七八年二至三月入学。我家在农村,条件不好,考前准备不足,只报考了中专。当我拿到湖南水利学校陆地水文专业的录取通知书时,村里人那个羡慕劲啊,不亚于今天考上北大、清华。当时,考上学校就等于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就端上了“铁饭碗”,就是跳出“农门”了,别人能不羡慕吗? 

  为了不影响以后的招生入学,我们这一届中专生学制缩短为两年半,于一九八0年七月毕业。我家在邵阳,同学共八人分配到资水流域勘测队。下火车后,来接我们的是一辆大卡车。很快我们被分配到各个测站。 

  我分到邵阳县罗家庙水文站。该站是资水干流第一站,集水面积11657km2,测验项目齐全,有水位、流量、含沙量、颗粒分析、降水、蒸发、报汛等。站房是两层的土砖瓦房,下层为办公室、宿舍,阴暗潮湿;上层为宿舍,没有天花板,伸手可摸到瓦。喝水要到约两公里的井里去挑,米要到五公里外的县城去买,还要过渡船。生活用煤,要到煤矿厂去,且常常买不到煤。1982年,站里买了一台黑白电视机,到了晚上,全村的人都来水文站看电视。一九八七年,站里食堂没有了,几个单身职工各自生火做饭。没有煤,自己划船到县城下游约两公里处,县氮肥厂排污口附近,借村民的挖沙工具从水中挖煤,再做煤球。 

  站房离断面约有四百米左右,看水位没有自记井,全靠人工观测。洪水期,为了及时掌握水情,合理布置流量测验,要求观测水位涨落趋势,不但要增加观测次数,而且看了水位要立即上图,常常需要看逐时水位,有时甚至半小时看一次。最难看的是年最低水位,常常出现在冬季的晚上。值班人员几乎没有觉睡。 

  测流没有缆道,只有两只一大一小的木船。中、高水用吊船过河索,吊着大船摆渡测流,低、枯水用小船测流,测枯水要到基下约800米的急滩下部。记得有几次正是晚上两、三点钟测枯水,草地上、船上铺上一层白霜,几个人提着煤球炉,穿着长筒胶鞋,还带着下水裤,浩浩荡荡去测流。撑船用的篙子有五米多长,水难免流进衣袖,手冷、脚冷、脸冷,鼻涕都被冻出来了,船上还很滑溜,一不小心就可能掉进河里。滩急的地方还要穿下水裤去拖船。测一次枯水流量,往往需要三个小时以上。 

  测流用的信号器是LJ-Ⅱ老式铁壳信号器,该信号器结构、电路复杂,也可能设计不合理,很容易坏,又没有维修资料。为了不影响测流,自己设计制作信号器。站里同事谁也不是学电子专业的,我也只是一个业余电子爱好者,当时订了一份《电子报》,一方面可学习电子技术知识,另一方面可按上面邮购消息采购自己需要的电子元器件。凭着自己微薄的电子知识,一边学习,一边实践摸索。我住在楼上,大热天的晚上,打着赤膊,只穿一条短裤,一个人在焊接信号器电路板,几次焊锡掉到大腿上,感觉疼痛,先是一抖,焊锡落地了,一个焊锡大的水泡却留在大腿上了。通过不断实践、探索,终于用上了自己的简易测流信号器,且可用于“无线”测流。 

  由于没有自来水,换一次蒸发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站里有两套蒸发器,一套是80cm套盆,一套是E-601型的。换水的头一天下午,要把两个大水缸都挑满水。挑水要到河里去。冬天时水位低,又没有码头,要穿长筒胶鞋到距水边几十米的地方去挑水,接着便是连续上坡路。只有体验,方知不易。 

  为测验含沙量和颗粒分析,取水样是必不可少的。涨大水时,流速大,水又深,取水样摇绞车可是个体力活,有时要取几次才能成功。挑水样也不容易,一担水样,连桶带水和木架,重的有40kg以上,走的田埂,距离又远,大雨过后有的凹凸不平地段就像抹了一层油。特别是夜晚,手电筒不太亮,几次失足都惊出一身汗。 

  冬季测船维修是一项重要工作。除了请木工,其他的事都是站里职工自己做。为了踏油石灰,有时要走好几公里路,一踏就是两三个小时。 

  埋断面标志杆,站里同事在站长带领下,从县城邮电局买空心水泥电杆,几个人抬上小木船,再送到各测验断面,下船抬到岸上。修保坎也是站员从河对面捡石头,再买来水泥、河沙自己砌筑。我开玩笑说,在罗家庙站工作的职工即是技术员,也是临时工。 

  攻坚克难勇创新 提高效率更安全 

  我在罗家庙站工作四年后,单位推存我参加成人高考,考入湖南水利学校水利工程建筑专业学习三年(专科),意在培养搞设备的接班人。19875月毕业后回罗家庙站。一九八八年三月调黄桥水文站任站长。 

  黄桥水文站位于洞口县黄桥镇,集水面积2660km2。该站测验项目更多,比罗家庙站少一个颗粒分析,但多了水化学分析和水温。办公用房是上世纪七十年代修建的红砖平房,宿舍是五十年代修的土砖平房,阴暗潮湿。站里仅公家有一台十二英寸的黑白电视机。 

  有两只一大一小的木船, 也要到基下约800米的急滩下部。虽然在七十年代也建有可控硅调速的测流缆道,功能较多,用自整角机带机械计数器记录起点距和水深,用计算器记录流速仪信号个数。在调速电路中设计有电流负反馈、电压负反馈,电路较复杂,容易出故障。 

  测流缆道建好十余年来,很少正常使用。我到黄桥站后,第一件事是把缆道用起来。对照电路图反复分析研究,弄清了缆道调速控制原理,继而采购电子元器件,自己动手维修,花了约一个月,缆道运转起来了。由于调速控制电路复杂,有时也出故障,但从来故障不过夜,那怕是深更半夜、凌晨,都要把它修好才罢手。后来进一步分析电路,把那些可有可无的反馈电路全部去掉,并在电源零线上也加装了开关,不用缆道时,火线、零线全部断开。电路精减了,故障自然减少,断开了零线,遭雷击现象也大减少。此后几年,缆道基本没出过故障。由于水平、垂直两部分可同时运行,工作效率进一步提高,测站职工非常喜欢用缆道测流,即安全又快捷。 

  在黄桥水文站,原来也搞过缆道测沙,用的是横式采样器。由于缆道没运行好,缆道测沙自然没用,久而久之电路板也锈坏了。在解决好缆道测流后,我便开始研究缆道测沙。由于有现存的改造好的缆道横式采样器,只要设计制作控制电路即可。控制电路分两部分,即岸上部分和水下部分。缆道上一般挂一至两只采样器。根据“无线”测流原理,测流是水下发出信号岸上接收,测沙是岸上发送信号水下接收。测沙控制信号,只要用市电变换即可。水下的采样器是靠电磁铁通电瞬间的吸合力关闭的,为电磁铁供电需要一个储电器即电容器。水下信号接收部分只要在接收到岸上控制信号后控制继电器导通,为电磁铁打开供电开关即可。电容器需要充电,解决方案有两种,一种是用市电直接整流,再限流后给电容器充电;另一种是在水下加装直流逆变电路将低压直流电变为高压交流电再整流充电。原理理清后,两种充电方案都用普通元件进行了制作,并取得了成功。这样大约用了几个月,发现继电器触点容易烧黑,造成接触不良,使用不是很可靠。 

  有一天,突然想到可控硅即可接收低压触发信号,也可起到高压开关作用。如果把可控硅用于缆道测沙,可全部发挥其特点和作用,真是物尽其用。想到了好的解决问题的办法,就迫不及待去实践。不久后,新的电路做出来了,事实证明是完全可行的。用了一段时间后,发现一些小问题,又进一步完善了电路。故障率降低了,使用更加可靠了。以前取单位水样都是高水用大船低水用小船,需要两人到场,特别是下雨天、夜晚,还真是不太方便。现在不管是高水而是低水,不管是下雨天或是晚上,都用缆道取单位水样,一人就可以操作了,大大减轻了劳动强度。取水样是个较辛苦的工作,以前在年度分工时一般不分给老同志和身体不太好的同志。现在好了,老同志和身体不太好的同志也主动请缨,承担取水样工作。 

  黄桥站原来有两只自记水位井,分高水井和低水井。流量测验受上游电站开、关闸影响,测流都要看逐线水位,从缆道房去河边看水位要绕一个大弯,下一个大坡,很不方便,一般要安排专人看水位。针对这一情况,当时我就想,如果在缆道房能看到实时水位该有多好啊。要解决这个问题首先要解决水位传感问题,怎样把水位涨落信号变为电脉冲信号,其次是信号传输、信号接收,还有水位显示。高水自记井能记到平常水位及中高水位,一般情况不用。用一台闲置的SW40型水位计安放在高水井,将水位轮略加改造,设计一机械装置和水位信号发生电路,楞是解决了水位传感问题。水位的终端显示用电子计算器。用计算器减一、加一、等于功能,测流前只要看一次水位,并将水位化成厘米数输入计算器,以后水位涨时自动按+”,“1”、“= 键,水位落时自动按-”,“1”、“=”键即可显示实时水位。根据水位显示所需完成的功能,设计了一个接收电路,采用有线传输的方法将水位变化信号传到缆道房。通过反复实践、改进,终于在缆道房看到了实时水位。这样,一个人也可以轻松完成一次流量测验了。 

  1992年,由于上级领导的关心,将原土砖平房全部拆除,新建了现在的四层砼楼房,共八套职工宿舍,彻底解决了职工住房问题。从此,黄桥站测站职工住低矮潮湿无配套土砖平房成为历史。 

  19933月,我被调到隆回水文站任站长。该站是因一九八八年六都寨水文站下迁而建,位于隆回县桃洪镇澄水村,集水面积5871km2,站房为砖混结构两层。该站测验项目有水位、流量、降水、蒸发、报汛等。 

  该站测流缆道为一九八九年建成的普通电动缆道,不可调速。但缆道房放了一套可控硅调速的缆道控制设备,闲置没用,据说是从新宁水文站调过来的。在黄桥站我看到了可控硅调速缆道的优势,也有维修和改造可控硅调速系统的经验。经请示当时队领导同意,决定把隆回站的普通缆道改造成可控硅调速缆道。这事其他同志也帮不到太多的忙。为了不影响流量测验,尽量缩短改造时间,我便早晨六时起床,拆除了原交流电机和电磁抱闸装置。但困难的是有电磁抱闸装置的座子要拆除。50×50mm的老式角钢四根,没有切割机,没有手砂轮,只有一把手工钢锯。古有铁棒磨成针,用钢锯锯断四根角钢应该是可行的,只不过多花点时间而已。一个人,一把手工锯,大约用了一个半小时,终于把四根50×50mm的老式角钢锯断了,更神奇的是只用了一根锯条。当天花了一天时间,便把普通电动缆道改造成可控硅调速缆道。 

  辗转三地一生情 喜见水文换新颜 

  我只在以上三个水文测站工作过。如今又有二十多年过去了,三个测站发生了哪些变化呢? 

  罗家庙站在一九九六年特大洪水中,测验设施被冲毁,于一九九七年七月整体搬迁到邵阳市。现站房为高层商品房(江景房),经过装修,办公条件堪称一流。中高水用120马力的大测轮,低水用冲锋舟带ADCP测流等设施一应俱全。 

  黄桥站缆道,经过几次改造,早已经是变频调速缆道了。隆回站修建了新的别墅式站房,配套生活设施齐全,缆道也早已经是变频调速缆道,新的办公用房正在加速施工,职工的工作条件将进一步改善。 

  “新故相推,日生不滞。”如今,三个水文站,早已修建了新的自记水位井,可以全变幅实行水位自记。现在的水位、雨量都实现了自动测报,再也不用按段制观测了。以上三个测站测验设施、办公条件、生活环境的变化,只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水文发展的一个缩影。下面再从资料整理、整编方式、方法看水文的发展。 

  发展的脚步无不令人欣喜与宽慰。我在罗家庙水文站计算流量时,都是用算盘,后来慢慢用上了计算器。现在都是用电脑程序计算了,打印出流量表格。而且测站里是人手一台电脑。水位、雨量自动测报资料通过网上取数,在电脑上整理打印月报,即快速又准确。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资料整编要用纸带穿孔编码再上大型计算机计算。八十年代初开始,省局给每个局配了一台286电脑,硬盘才40mb容量,DOS操作系统。资料整编要先制作各种电算加工表,然后一个一个数据手工录入电脑,即费时也容易出错。如今的年报整编资料都是用月报数据直接导入,资料录入工作量大大减少。工作效率也大提高,且各种成果报表都是电脑打印,不需要也不允许用手工填写。 

  近两年来连资料审查也在网上审了,管理上更加规范化且网络化,从省水文局到各测站开会都用视频,不需要到现场,并且互相可看到会议室实况。从局机关到各测站,人手一台电脑,有的已经换了好几代了。特别是最近几年,中小河流水文、水位、雨量站建设,测站数是成倍增加。全部都是自动测报,可在手机上查看各测的水位、和降水过程。过去发报要人工拟报,先发到邮电局,由邮电局转各收报单位抄报、译报,再作资料统计,最快也要半个小时,才能把资料收集全,现在只要几分钟,大量数据自动入电脑,且自动生成各种报表。岁月如歌,发展的脚步将生生不息。 

  筚路蓝缕四十载,风雨兼程一路歌。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国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邵阳水文也承继着时代的东风,谱写着与时俱进的新篇章。“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如今,全国人民在习近平总书记的坚强领导下,已经昂首阔步新时代,我们有理由相信,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引下,我们的祖国将更加繁荣、富强,邵阳水文的明天将更加灿烂。 


信息来源: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