沅水河畔觅足迹

湖南水文 发布时间:2019-05-22 15:10 【字体:

  像秋日傍晚落在路旁梧桐树上的夕阳,那零星的碎光和久存在角落里的旧照片是一个颜色,近来整理“改革开放四十年”的旧照片时,听到许多水文前辈将那藏在岁月里、江河畔的愉悦与艰辛如数家珍,娓娓道来,我竟也有机会去问候、触碰已经老去的时光。 

  铁砚先生的《晚霞集》曾经写道:“重重叠叠登山巅,举目难觅一线天”,诗作《三上金鸡垅》不过寻常十来字,却道出了水文工作的艰辛,位于溆浦县金龙乡的金鸡垅,海拔高1100余米,地理位置独特,他三上金鸡垅,这第三次却令他记忆犹新。彼时还是早春时节,阴雨天气,汽车抵达县城后,剩下进山的路程就全靠步行,山雨濛濛,山道泥泞难行,山雾冥冥弥漫,山下已是春意芳菲的时节而山上却依旧是寒风透骨,深草上的霜露雨水浸湿衣裤,能见度几乎为零的情况下,他多次险些迷失方向,最终经过五个多小时的艰难跋涉,在入夜时他才到达雨量观测站,像这样的事情,对于每个水文人来说,实在是太过平常了。铁砚先生作为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代水文人,与江、河、雨、水结下了不解之缘,职业所系,已退休离岗的他,每每夜雨倾盆,仍旧心系江河,触景生情,吟诗做记,让人动容。 

  “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当地球围绕着太阳转了一圈又一圈,白云苍狗,暑往寒来,当我们抬起头看着浩瀚的宇宙星河,而有人却一日复一日地遥望着这一方土地上的江河,“点点滴滴入筒中,高山平地各不同,寒来暑往君行知,有君何须问苍穹”,水文是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基础性公益事业,水文人是防汛抗旱的排头兵,正是水文人年复一年的观测工作,为地方的防汛抗旱、科学决策中提供了举足轻重的技术支持。点滴与苍穹、须臾与永恒之间,不知有多大的差距,却如“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一般,一个几步见方的水文站,一些简要的测量工具,一个沉默讷言,少有倾诉的水文人,却守着一方的安澜。 

  在木心《从前慢》描写的那个年代里,车、马、邮件都慢,彼时通讯不发达,大山深处,江河湖畔的水文人坚守着水文站,坚守着清贫与孤独,常伴着青山。时光与流水本都无情,可就在无数水文人一日一日的观测中,斗转星移间,一代又一代的水文人默默地把青春和热忱献给了国家,就连他们看向流水的目光都带了几分缠绵的诗意,朝阳转眼间变成了夕照,青丝转眼间成了霜华,心中的信仰和坚守转眼间成了最为珍贵的水文资料。 

  山河澄正气,心中有清泉,我把收集到的老照片小心珍藏,因为我知道,每一张照片后面,都有故事,就像每一个水文站曾经都有一个守站的人,他们所做的一切没有丰碑去铭刻,江河湖畔边他们的足迹已将他们的故事娓娓道来。 


信息来源: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