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守·传承

湖南水文 发布时间:2019-05-22 15:08 【字体:

  我有一个师傅,拜师学艺磕头敬茶的那种。他很有才华也很可爱重要的是他还有一点“聪明绝顶”的小秃顶。一次偶然的机会看见他年轻时的照片,惊讶的发现师傅也有头发茂盛的青葱岁月,师傅叹到:“改革开放40年,我与水文30年,30年的岁月没有让我早生华发,而是一把全撸走了”。 

  时光回转,198891日,农历戊辰年七月廿一,宜开学。20岁的师傅怀着美好的憧憬来到湖南省水利水电学校,就读陆地水文及水能利用专业,他很喜欢这个专业,因为名字很特别,特别高级,尤其是他领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听人说了句“这个专业好”,虽然后来证明人家只是例行公事的客气一下,但他就一心觉得好,心里美滋滋!就这样他与水文结下了不解之缘! 

  90年毕业后,他被分到高砌头水文站工作。那时候高砌头还在现在高滩电站上游800米。怀着满腔热情、心情雀跃的他从田埂小道走到了高砌头站上。走进高砌头水文站那一刻,感觉像三九天被泼了一盆冰水,从眼里凉透到心里。他想:“这几间破烂的房间,几张陈旧的桌椅,难道这就是我今后一直要工作奋斗的地方吗?再看住的房间,阴暗潮湿,靠墙摆床,靠窗摆桌,余地仅供一人过路。心里一时空荡荡的不知怎么是好。”当天晚上他辗转难眠,一夜没有合眼。 

  分给他的第一个工作任务是观测雨量,年轻的时候总觉得睡不醒,难起床,半夜2点的观测就显得特别痛苦,越痛苦就越是想不通为什么要4段制。可是日常月久的观测给水文人留下的印记便是到点便会自然醒来,听到雨声就会睡不着。年轻的时候也常觉得饿,总觉得饭菜不够吃,各个攒着心劲吃。站上加他7个人,统一开餐,每人两个碗,一个了装汤放在葡萄架下的岩板上,另一个打了饭菜端到厨房屋檐下蹲着吃,绝对不会走太远怕吃不到第二碗。站上唯一称得上大型的测验设施是河里的大木船,载有笨重的几个绞车,每次测流、取沙都是人工操作偏舵前行到垂线上,定舵定船,再操作绞车开始测验。日复一日的生活过得越来越像“水文和尚”一般,可他心中有文艺情怀,为此他特意定了《通俗歌曲》,工作之余自娱自乐。 

  1993年他调到牧马溪,小河站,真正的山沟沟。生活更加艰难,站上没有人做饭,甚至没有个像样点的灶台,他们只好自力更生在火塘做饭,一顿饭下来烟熏火燎,也就是在这他学会了生火、学会了搞饭菜。牧马溪有一套手摇缆道设备,用它测流可比划船测流轻松太多,测流的时候摇动绞车,到达固定起点距位置后测流并记录,一个人就能搞定,但随之而来的是一个人独守站房的寂寞,《通俗歌曲》也没了牧马溪太偏了邮递员不送。当时改革开放已经十多年,全国各地各行各业大力发展经济,水文也不例外,他们想办法发展经济弥补经费不足,改善工作生活条件。从辰溪买了米粉机,每天做米粉,西到马底驿,东到楠木铺,骑着单车搭一筐米粉售卖。有一次大清早去送货,天还麻麻亮,好大的雾,他骑车搭着一整筐湿米粉去送货看不清路,前方来了车,一紧张竟然被吓得连人带车摔倒在地,最伤心的是米粉泼了,想办法把米粉搞干净,送到地点后,又匆匆忙忙赶回站里,因为还有观测任务要做,绝对不能耽误。 

  那年沅江涨大水,下午4点接到通知,说沅陵水文站急需流速仪,要立即连夜送去,他搭了个便车赶到马底驿,可是去沅陵的最后一班车已经走了,为了完成任务他壮起胆子到319国道上拦过路车,拦了好多车都不肯停,好不容易到沅陵天已全黑,那时沅陵大桥桥面刚刚修好,岸边的护坡还是零散的石块,他提着仪器摸着黑从桥上爬下来,沅陵县城的老街已经开始进水,只能一路顺着街道边人家屋檐才到沅陵站上,饥肠辘辘,匆匆扒了碗饭,就和大家一起抢测洪水,通宵达旦,水退后他回站,竟病得起不来床,站上只他一个人值班,要不是雨量站委托观测员来交资料喊他,不知何时才会发现,他扶他到村里小诊所,打了两天感冒针,仍没好,一直坚守到站上到其他同事回来,他才回麻阳看病,到医院一检查原来患的是伤寒。在市局和沅陵水文站站长的极力推荐下,他被评为全省水文系统抗洪先进个人,那年他25岁。 

  1996年调到陶伊站,大铁门,两排大砖房,竟然还有大院子一下觉得高大上了。那时候陶伊站有了电动缆道,只需要操作按钮就可以测流,比手摇更轻松方便。96年辰水发洪水,站房进水,洪水淹没处连绵一片像大海一样,浪头很大,电动缆道已经失去用武之地,他认真分析水情,认为还有实测洪水的可能。艺高人胆大,他们三个人冒着生命危险开着大钢船出去测流,船尾的浪花好高好高,真的像航海一样。也是那时他体会到什么是风雨同舟,140.04m6990个流量,他永远记得的数字,是他冒着生命危险用流速仪测来的建站以来第二大洪水。 

  2002年他调到了局里,年报整编工作量巨大,局里引进计算机代替人工进行计算。DOS系统,人机对话界面很不友好,一个字符错了,整个过程就通不过,计算不了,一份数据文件要校对、试算45次。打印出来的纸质文件,就像七品芝麻官里看状书一样长,一个个核对数据,两边打孔的纸一张连着另一张,长长的像河水连绵不断。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化, windows系统,鼠标,南方片2.0整编软件,自动测报系统,应用到工作中,带来许许多多的便利,水文进入了现代化时期。 

  师傅工作兢兢业业,业务水平高,在2014“全省水文系统勘测技术竞赛”获得第一名,以至于后来我参加比赛的时候压力颇大。2017年,被大家笑称比奥运会规格还高,5年才举办一届的水文勘测技能大赛如期举行,我作为怀化局代表参加了这个水文届的“十项全能”比赛。同一科室的李工,罗队都是上届比赛的佼佼者,珠玉在前压力更大。也是这回,师傅跌落神坛,原来师傅也不是啥都行,为了怼回他当初老说我“这个你都不会的样子”,我特意告诉他“我的新晋男神是罗队,你不行的他都会。”师傅却很坦然地说:“我外业确实不行,罗队很厉害你要好好学。” 

  备战比赛很辛苦。当我费尽心思想把全站仪上仪器像男队员一样练进20s却不是砸到脚就是夹到手的时候,疼痛在那一瞬间让我真的很想放弃,扔掉仪器或者一走了之,但我想起师傅载着米粉连人带车摔到地里,顾不得自己也要收拾起米粉并赶回站完成测验任务的时候,莫名地就平静下来,湿润着眼眶摆好仪器,在练一次。当我用尽全力想把缆道取沙练进6分钟,却因为女性天生的弱势,只能眼睁睁看着男队员轻松练进5分钟时,我又想起师傅壮着胆子走夜路,抹黑送仪器,通宵达旦测流的情形。我强忍心疼减掉及腰的长发,笑着说没关系,这次还练不进6分钟我就再练10次,不练完不下船不吃饭。“汗水不会被辜负,付出总有回报”最终我也获得了第一名,也算不坠师名。 

  师傅说:“改革开放40年,我与水文风雨同舟30年,现在回想起高砌头的夜听风雨,牧马溪的静静独处,陶伊的波澜壮阔,从前的艰难困苦后来竟然都带来了收获,人一生能有几个30年,我与水文也再无第二个30年。”我默默感怀,安慰他道:“没关系的师傅,你徒弟我还年轻,我的水文30年才刚刚开始呢! 


信息来源: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