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湖南水文 > 行业新闻 > 媒体新闻

中国水利报:守初心 战洪魔 ——记湖南水文人合力迎击强降雨

湖南水文 发布时间:2019-12-05 【字体:

4450期 新闻版出版日期:2019-08-20

《中国水利报》守初心 战洪魔 ——记湖南水文人合力迎击强降雨

□本报通讯员 刘奕梅

危情七月,雨急汛猛,洪水肆虐,频频告急。常宁站超历史水位,衡东站超历史水位,泗汾站超历史水位,衡山站超历史最大流量,湘潭站200年一遇超历史最大流量……一连串的水文数据触目惊心,三湘大地正经受着形势极为严峻的历史“大考”。面对防汛抗洪这场硬仗,湖南水文人闻“汛”而动,集中力量,克服困难,强势出击,同心合力谱写了勇战洪魔的动人诗篇。


“妈妈,别担心”


张曌是衡山站刚入职的青年职工,在这之前,他从未如此近距离接触到波涛翻滚的洪水。上测船的时候,他拍了一张照片发给了母亲。母亲马上焦急地打来电话:“崽呀,这么大水,你还上船做什么?”“妈妈,别担心,我们去测流。”张曌很淡定地安慰母亲,尽管内心也很忐忑,但却从没想过要临阵脱逃。

醴陵市,城区进水,停电、封路、封桥。翻滚的洪水激起的浪可以打到桥面上,雨越下越大。水边,几名年轻的水文职工正认真地安装仪器,准备启动应急监测。一位过路大妈默默地在淋雨的年轻水文人头顶撑起雨伞,年轻人发现后赶忙起身感谢:“谢谢您,我没事,您还是赶快回家吧,这里封桥了,危险。”没有华丽的词语,有的是一个水文工作者用行动保一方安澜的勇气和对群众的关心。年轻人的举动没有让大妈回家,却令更多的群众加入进来。大妈的伞一直都向年轻人倾斜,她眼神中那束温暖的光,如照着自己的孩子一般:雨太大了,让我为你撑会儿伞吧,我不知道你是谁,我却知道你是为了谁……

妈妈,别担心,我们也被人爱着。


“亲亲,我的宝贝”


湘江控制站湘潭水文站出现了200年一遇的超历史流量26200立方米每秒,洪峰水位41.40米,超保证水位1.9米,距离历史最高水位仅差0.55米。窑湾被淹、杨梅洲被淹、湘潭县老街被淹……

7日清晨6点,本该在家休陪产假的胡振超在朋友圈发了一条:“亲亲你们,爸爸要去保卫家园了。”随即撇下妻子和刚刚出生的孩子,带领着应急监测队到花石、青山桥镇开展应急监测。山里的蛇虫鼠蚁因为暴雨山洪都出来了,一晚上应急监测下来,队员们全身雨水夹杂着汗水,蚊虫叮咬皮肤痛痒难止。但看着一组组测得的数据将为山洪预警提供分析依据,给山区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尽一份力,胡振超感到很幸福。

水位不断上涨,湘潭水文站站房通往码头的路被淹了,架空层也被淹没了三分之二。从站房去往码头那短短几十米的距离成了摆在水文人面前的第一个难题。码头与架空层之间,一名职工正埋头拉着纤绳,以方便站里职工拽着绳索走向趸船,岸上的同事拿着电话喊:“你老婆来电话了。”他掏出自己手机一看,没电了,便害羞地问同事:“能不能帮我说一句‘生日快乐’啊?”原来,这一天是妻子30岁生日和宝宝满月的日子。他就是湘潭水文站2018年入职的新水文人刘思维。还有孙林旭,也是一个新晋奶爸。同事们劝他们回去陪陪老婆孩子,他们说,这么大的雨,涨这么大的水,家里怎么待得住,在站里才安心。


点亮黑夜的启明灯


76日开始,衡东县普降暴雨。68时至922时,衡东县面平均降雨271.9毫米,最大点降雨量是高湖镇红桥村站347.5毫米。受强降雨及上游来水影响,洣水水位暴涨,洪水来势凶猛。

衡东水文站只有4名职工,他们通宵驻守在站,密切关注雨水情的变化,参加防汛会商,时刻准备汇报并时刻准备抢测实时流量。开探照灯、装流速仪、试流速信号……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

“快,快,洣水衡东站水位已经到达保证水位54.00,快将这一水情信息迅速报告县防办。”79日凌晨142分,紧盯着电脑屏幕的衡东县水文站站长刘四林嘶哑着喉咙对一旁的胡伟说。凌晨3点,衡东站职工在测流时,流速仪突然没有了信号。通过排查,原因是夜晚视线模糊,河中漂浮物较多,流速仪被漂浮物打坏了。胡伟、刘佩玮两人冒着大雨,摸黑跑到岸边,迅速清理缠在铅鱼上的杂物,更换流速仪,流量测验得以正常进行。

深夜的衡东站,依旧灯火通明。惊涛拍岸,波浪翻滚,好像在为水文人奏响最振奋人心的交响曲。此时,他们在暴雨中、在洪水浪尖上已经连续奋战了33夜。

“预报洪水20多年 却从没看过真正的洪水


千里长堤上,军民日夜奋战在抗洪抢险第一线,而此时,湖南水文中心水情处是另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李炳辉处长和同事们紧张忙碌在大后方。他们以办公室为家,昼夜值守,监视实况雨水情、分析滚动预报、讨论会商、研判各流域未来雨水情变化……夜以继日地同三湘四水的洪峰连续作战。

截至10日下午,李炳辉、仇海兵等人已经连续蹲守办公室四天三夜,茶几上还摆放着早已凉透了的剩馒头。没有工作日和休息日之分,洪水一来,日以继夜,这就是水情人的日常。

“在水情工作了24年,却没有一次去现场观看过洪峰过境。”仇海兵略带遗憾地说道。由于工作性质特殊,洪水越大,水情人越要驻守办公室分析研讨水文数据。饿了就吃泡面、嚼几块饼干,累了就在沙发上、简易折叠床上稍微眯一下。然而,洪水还未退却,又有谁真的睡得着呢?他们不停地接听电话,敲击键盘,点击鼠标,为在前线的抗洪战友们报送最新、最准的汛情。

面临水库腾库压力和下游超保证水位的两难形势,水文预报直接关乎调度决策。在关键决策环节,要有自己的分析和判断。他们及时组织、分析研判,并向上级汇报测算结果,建议适当减少出库流量。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危难关头,水情预报人用高度的责任感彰显了当仁不让的智慧担当!

能发挥余热他们很自豪


79530分,湖南省水文水资源勘测中心升级发布洪水红色预警;6时,怀化水文局发布洪水黄色预警,邵阳水文局继续发布洪水橙色预警;7时,株洲水文局升级发布洪水红色预警;832分,长沙水文局发布洪水橙色预警;9时,湖南省水文中心启动水文测报Ⅲ级应急响应……

由于汛情紧急,人员紧缺,许多已经退休的老党员们纷纷主动请缨,加入抗洪测报一线。

凌晨5点,汹涌的河水拍击着河岸,惊醒了打盹儿不到半小时的冷水江水文站站长李新宜。这时,老前辈周兴宁发来短信:“我已经在来的路上了,下大雨,没有车,我在跑。”看到周兴宁的短信,大家既感动又高兴,在人手紧张的情况下,这是雪中送炭呀。

隆回站的林晓明,平日里一直醉心于缆道信号的研究,从岗位上退下来后依然斗志不减。当得知测流设备出现了信号问题时,他自请加入测验队伍,与其他同志一起调试和维护设备。

衡东站的刘湘林,退休后原本在衡阳市给做生意的弟弟帮忙,得知站里可能出现超历史的大洪水,他二话没说,立即赶回。

肖建成,在湘潭站干了一辈子的水文“老把式”,从起汛就守在站里,忙前忙后……

离开岗位数年,他们的水文业务仍信手拈来。干了一辈子水文,水文情怀早已植入老水文人的骨髓里,他们有些甚至形成了“下雨就失眠,涨水就往河边跑”的职业病。尽管已经退休,只要单位有需要,他们立刻就能冲到防汛前线。能为自己所热爱的水文事业继续发挥余热,他们感到非常自豪。

岁月不居,初心不改。“如果让我重新选择,我还是会选这个工作!”无论是年过六旬的基层退休测报人林晓明、肖建成,或是正当壮年的水情预报人李炳辉、仇海兵,还是刚刚参加工作的张曌、刘思维……他们对水文事业都保持着理想与激情的“少年”状态,水文工作是他们最初也是毕生的热爱。


信息来源: 作者: